中文版 English
帐号: 密码:
 
 
 
 
 
 
 
 
                                 
昆曲摭忆之10:“转身”,惊梦依然
朱锦华      2011/3/21
 

  题记:上昆近年来新创剧目中有好几支曲子深受青年观众喜爱:《班昭》里的【正宫·梁归燕】“白发萧萧出宫门……”,深沉凄美;《邯郸梦》开场曲【渔家傲】“乌兔天边才打照……”,结尾曲【浪淘沙】:“你是个痴人……”,抒情点题;《长生殿》开场曲【传概】:“唐明皇欢好霓裳宴……”,通俗明快,这些全是顾兆琳老师谱的曲。由他担任唱腔设计的《邯郸梦》和“精华版”《长生殿》连续获得了第12、13届“文华奖音乐创作(作曲)奖”。以昆曲音乐家传名的他,戏也演得非常棒,其实最初他就是以“昆大班”演员身份被招进上海市戏曲学校的。近年来我看到的他在《狮吼记·跪池》里饰演的苏东坡,既有诙谐的大男子主义,但又不失大学士的风范,《寻亲记》里的周羽,不仅唱念讲究,连台步也是那么潇洒。他演戏,至今还保留查资料、写演员手记的习惯……

  顾兆琳和昆曲的缘分,那是打小就结上了。因为小时候顾兆琳就跟着母亲生活在梅先生的戏曲世界里——顾兆琳的母亲顾景梅是梅兰芳先生的磕头弟子。

  那时还住在上海马思南路的梅先生经常演一些昆曲戏,如《雷峰塔·水斗》、《牡丹亭·游园惊梦》、《孽海记·思凡》、《奇双会·哭监、写状、三拉》等,顾兆琳老跟着母亲去剧场看梅先生的演出。散戏回来后,梅先生家总会开几桌饭局宵夜,就像今天的艺术沙龙一样,大家很畅快地高谈阔论,乖巧安静的小兆琳也跟着母亲去听听大家对当天所演之戏的看法、评价。说也奇怪,年仅8、9岁的他从不犯困,反而是听得津津有味的。这浓烈的艺术熏陶,在天赋聪颖的小兆琳身上深深地扎了根。

  梅先生演昆曲时,常给他吹笛的有“传字辈”名旦朱传茗以及有“江南笛王”之誉的许伯遒。有一次许伯遒为顾景梅拍曲间隙,他很和蔼地说:“小兆琳,快过来,我教你拍昆曲”。小兆琳也不胆怯,跟着许伯遒老师学习起了《惊梦》里大花神的曲子等等。1953年华东戏曲研究院招收第一届昆剧演员训练班,顾兆琳前去报考,与别的小朋友对昆曲一无所知不同,小兆琳会唱昆曲,《惊梦》里这支【鲍老催】曲子派上了用场,“单则是混阳蒸变,看他似虫儿般蠢动把风情搧……”,清俊的长相、脆亮的童声、规矩的唱腔,他赢得了老师们的一致认可,不费周章地进了戏校,分在了小生组。

  由于之前有了一定的昆曲基础,顾兆琳一到小生组就受到了重点培养,学习了小生的必修剧目《惊梦》等。第一次正式汇报演出是进戏校学戏两年后,在长江剧场举行的南北昆剧汇演中,顾兆琳和张洵澎搭档演出了《惊梦》,两人初露头角便获得好评。由此,顾、张的《惊梦》就成为了学生时期代表戏校去汇报演出的常演剧目之一。

  后来顾兆琳遭遇到了很长的“倒仓”(男生变声期),台上的演出机会少了,但他对昆曲音乐的痴迷却日益加剧,对各种伴奏乐器勤加练习,甚至练习吹笛的时间远远超过了跑圆场的时间。有时开班会前,老师还没来,顾兆琳随手就从桌子的抽屉里把笛子拿出来,给同学们伴奏,大家一起练习同场曲。毕业时,顾兆琳的伴奏水平已经很高了,有时几个组下基层演出,乐队人手不够,就叫顾兆琳顶一个,这次是吹笛,下次又是小锣,顾兆琳简直成了乐队的编外人员,他倒也乐此不疲。如果是看别人演戏,顾兆琳常常是一半心思在场上,一半心思在乐队。音乐成为了顾兆琳艺术生活必不可缺的重要部分,音乐也让他比别人多了一些机会。

  “倒仓”结束后,顾兆琳还在小生组,个子长得溜溜高,有一次言慧珠校长直接对顾兆琳说:“你不如改唱老生,你老生扮相好,老生人才少,容易出来”。但小生组的主教老师沈传芷坚决不同意,他后来教了顾兆琳更多的官生戏。所以坐科8年,顾兆琳一直在唱着“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1959年,梅兰芳先生和俞振飞先生要合作拍摄电影《游园惊梦》,学校专门派顾兆琳在影片拍摄期间到北京替俞老站位,以便节省俞老的体力和时间,这也让顾兆琳再次近距离地观摩了两位艺术大师的精湛演出。两位艺术大师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态度,感染了顾兆琳,深深影响了他以后的艺术创作观念。

  1960年,长春电影制片厂要拍摄昆剧《墙头马上》,顾兆琳又奉命去给俞老站位,正好他和郑传鉴老师住一个屋,郑老师乘着酒兴,就跟顾兆琳说说老生的手眼身法步,拍完《墙头马上》,顾兆琳也就随着郑传鉴老师逐步改演老生了。

  本以为此后《惊梦》跟自己就没啥关系了,岂料,在毕业后进入上海青年京昆剧团的第二年,顾兆琳又调回了戏校,去做沈传芷老师的助教,帮着教《惊梦》等戏,“昆二班”的周志刚、沈晓明,“京二班”的王世明、费三金等,他都教过,还做过“京二班”半年多的代理班主任。由于和学生们年龄相仿,他教得认真又肯帮助学生,所以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他和学生们相处得非常融洽,直到现在,每次见面,他们仍亲切地叫他“大哥哥”。1986年“昆三班”进戏校,1999年“昆四班”进戏校,2004年“昆五班”进戏校,顾兆琳都是主教老师,从【步步娇】到【山桃红】,一支一支曲子慢慢地给学生拍过来,手把手地将他们送到舞台上。台湾中央大学邀请顾兆琳去教学,他既要教小生的唱念、身段,也要教整出的《惊梦》。换了个角色,他仍然在传播着《惊梦》。

  1988年,白先勇先生将自己的小说《游园惊梦》搬上了话剧舞台,主角兰田玉是个昆曲名角,她有一个昆曲师傅叫顾传信,白先勇专门请到顾兆琳来饰演顾传信。导演胡伟民针对顾兆琳演员和乐师二下锅的特点,改变了舞台调度,把乐队搬到舞台上来,让顾传信现场扌厭笛伴奏,同时教兰田玉学戏,好一出戏中戏!真真切切考验了演员的实力,充分发挥了顾兆琳吹笛的特长,也让他现场体验了演员和笛师两种身份合二为一的快乐。

  由于从事昆曲音乐的人才极度短缺,顾兆琳有做演员的基础,加上他对昆曲音乐有无比的热爱之情,1978年昆剧团恢复成立后,俞老先后几次鼓励顾兆琳在演戏之余尝试昆曲作曲。于是他一头钻进昆曲的音乐世界里,一方面,向老曲家王守泰等人学习,另一方面,到上海音乐学院戏曲作曲班进修,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他在昆曲音乐上做得越来越成功。1993年梁谷音和蔡正仁合演了一个交响乐版本的《牡丹亭》,在《惊梦》中的堆花部分,顾兆琳和金复载合作试着沿用老唱腔,将音乐写成二声部,某些地方还是三声部,还新加了幕后唱,顾兆琳亲自和他“昆三班”的学生林未对唱,把《牡丹亭》里的梦中人和画中人用音乐的形式展现出来。1996年,张洵澎和蔡正仁拍了一部4集的戏曲电视专题片《牡丹亭》,顾兆琳专为此片写了很好听的片头曲、片尾曲,还在《幽会》中,大胆将南曲改为北曲,使音乐节奏更贴合剧情的变化。2009年,戏校“昆五班”的《梦幻·牡丹亭》在三山会馆庭院中实景演出,由于剧情跳跃很大,顾兆琳更是通过音乐来衔接剧情,营造了一种梦幻的气氛。

  没想到,一出《惊梦》与顾兆琳“纠缠”了一辈子,他为这出戏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感情。如今顾兆琳老师本人很少在舞台上扮演柳梦梅这个角色了,但通过教戏、教曲、伴奏、谱曲等角色转换,他为昆剧舞台创作出了更多优美俊秀的柳梦梅、杜丽娘……

                                                         ——转自《上海戏剧》2010年第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