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帐号: 密码:
 
 
 
 
 
 
 
 
                                 
昆曲摭忆之11:界牌关前盘肠战
朱锦华      2011/3/21
 

  题记:我在排练场上见到的沈斌老师多是一副不苟言笑、指挥若定、胸有成竹、冷静严峻的样子。2010年9月23日晚,上昆的青年演员在逸夫舞台演出《虹桥赠珠》,沈斌老师正好坐在我旁边,王芝泉老师坐在我们前排,看着看着,沈斌老师突然激动起来,指着台上的大水族告诉我说,“这个角色以前就是我演的!”然后他又和王芝泉老师“咬咬耳朵”窃窃私语起来,议论着台上的演出实况,哪里需要改进,哪里很不错,要保留,再回忆一下当年演出的盛况。对,我想起来了,当年沈斌老师是“昆二班”的优秀武生之一,别看他个头很高,其实他的翻打功夫相当好,他还曾因成功饰演《昭君出塞》中的马夫得过第二届上海青年会演表演奖。后来他逐渐从演员过渡到技导,再从技导成功转型到专业导演。迄今,他已写了约30万字的第一手创作手记及学术理论文章,导演了近百部作品,并获得了大大小小各种专业殊荣。

  《界牌关》是一出传统武戏,又名《盘肠战》、《盘肠大战》,昆剧、京剧、川剧、粤剧、湘剧、晋剧、婺剧等剧种都有演出,京剧虽从昆曲而来,但京剧演出较多,而昆剧则濒临失传。此戏故事源于小说《异说后唐三传》之《薛丁山征西》第十九回《薛丁山山寨成亲,豆一虎归唐平西》和第二十回《勇罗通盘肠大战,镇阳城天子惊慌》。在《界牌关》中,演员需全面展示长靠武生、箭衣武生、短打武生三种表演手法,难度很大。

  沈斌的《界牌关》乃是当年曾红遍上海滩的著名京剧武生演员盖春来老师亲授,一招一式都非常规范,并由“传字辈”的郑传鉴老师亲自拍曲,一字一腔学下来的。《界牌关》的京昆路数虽然差不多,但昆剧的唱腔部分经过郑传鉴老师的整理,已经完全昆曲化了。1962年沈斌在戏校学完以后有正式汇报演出,后来遇上“文革”,这出戏也就搁下了。1980年,沈斌在大众剧场又把此戏完整地恢复演出,当这出失传多年的昆剧武戏走进观众的视野时,引起了强烈反响。30多岁的他,还是跟头翻得很冲的黄金年龄,他想把这出戏整理整理再重新演出,不料,他不幸得了急性肝炎,翻打不动,只能放弃。于是,昆剧的《界牌关》面临再度失传。

  1981年,当时年仅16岁的浙江昆剧团的青年武生学员林为林为了参加在苏州举办的两省一市昆剧会演,特地到“上昆”向“昆大班”的武生演员邱奂学习《石秀探庄》。沈斌意外地发现林为林有一条好腿半条假嗓,扮相好,并且肯钻肯学,又不怕苦,不失为一棵好的武生苗子。于是,就有了沈斌“死乞白赖”地找上门去,跟林为林聊天,谈武戏,谈武戏的传统骨子戏《界牌关》,谈前途,怂恿林为林从“短打武生”向“长靠武生”发展的故事。后来又有了沈斌“死乞白赖”地主动要传授林为林《界牌关》的故事。还有过沈斌不计报酬,一年三进杭州,和林为林吃住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最长竟达一个月的故事。沈斌说,昆剧的好武生太少太少了,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不能让昆曲的《界牌关》在我的手里失传啊!

  本来沈斌也可以把盖春来老师教的《界牌关》原原本本地教给林为林,但他觉得一个多小时的戏,现在的观众早已经坐不住了。因此,他对《界牌关》进行了仔细梳理。首先,是重新确立人物定位。老戏里,罗通是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他不守军令,逞勇贸然出战,由于轻敌冒进,骄傲自满,因此被王伯超战败。沈斌认为应该要维护罗通的正面形象,于是,改成了罗通是为了护主,为了正义而战,他是误中了王伯超的奸计,被绊马索绊倒,才被王伯超刺穿腹部。这样一改,罗通的形象就变得可爱起来。罗通最后死得愈惨烈,也愈能引发观众的同情,否则观众会认为罗通的死是毫无意义的。当然还要精减剧本。老戏里,一开场还有一段戏,就是秦怀玉同苏宝童交战,被苏宝童毒镖所伤,秦怀玉负伤回营,这样一来,戏就拖得很长。沈斌觉得这一段戏不是展现罗通勇敢的主体,不必在舞台上实景展现,用一两句对话来交待即可,于是就把这段戏删去了。戏的结尾原是罗通带伤返回营帐,死在床上。沈斌觉得这个结尾不好,英雄应该战死疆场,哪能死在床上?因此把戏改成罗通在返营途中,通过“钻被窝”这个技巧,停在一块岩石上,其子罗章在营中听说父亲受伤,赶来营救,正好发现罗通的下落,然后父子二人联手,杀死王伯超,最后,罗通悲壮赴死。改过以后,情节更为紧凑,也更加合理了。

  当然,武戏还是要以武打技巧取胜。此戏的成功还在于,沈斌把所有的武戏技巧融合到了戏的情境里,让所有的武打技巧不是为技巧而技巧,而是为了在特定的情境里更好地塑造人物。罗通出场到鞭打苏宝童,演员是扎长靠表演,展示武生的靠把技巧,是长靠武生戏。为了让罗通的出场亮相显得与众不同,沈斌给他用了很多武将“起霸”的架势,“起霸”多用于武将出征时的一种派头展示,把它用在这里很巧很妙,表现了罗通在营账等待时那种焦灼不安的情绪。当罗通打败苏宝童,老戏是采用了一个“一身二绝”的技巧来体现罗通此时内心的愉悦。“一身二绝”是右手转动鞭子,左手舞动长枪。沈斌想林为林的腿那么好,能不能把他的腿功亮出来?于是沈斌就发明了“一身三绝”:右手转鞭,左手舞枪,同时加上控腿,形成“一身三绝”。“一身三绝”既能展示武生的技巧,博得掌声,同时也在戏的规定情境中。随后,罗通追赶苏宝童,遭遇王伯超,被王伯超枪挑肠外,是箭衣武生戏。受伤后的罗通丢盔卸甲,是短打武生戏。罗通被王伯超追杀,沈斌编排了一套新颖别致的扎枪快打来展示二人的生死对驳。接着,疼痛难忍的罗通一个“360°转体旋子接劈叉”落在台上,漂亮大气,这是沈斌从武术动作借鉴而来,用得恰到好处。临死,罗通两圈“甩发旋子”,罗章两圈“滚地甩发屁股坐”,既表现了罗通的剧烈腹痛,也表现了罗章无可奈何地悲愤,最后,罗通一个“180°转体吊毛僵尸”,英勇就义。

  整理后的《界牌关》的全戏脉络显得干净流畅,长约三刻钟,有技巧,有难度,有情节,罗通的形象也变得有血有肉非常丰满,舞台效果特别好,观众在期待中大呼过瘾。

  1985年,林为林凭此戏荣获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那年他才20岁。1993年,沈斌又把这个戏传给了“上昆”的侯永强。2010年,沈斌把此戏传给了“上昆”的贾喆。至此,经沈斌整理过的《界牌关》已传了三代优秀武生演员,这出戏也分别成了他们的代表作。这三个人的《界牌关》路数虽一致,但风格并不完全相同,因为这些戏全是沈斌为他们量身打制的。林为林俊美,侯永强猛烈,贾喆英武,沈斌坚持自己的观点,演员的特点不同动作编排就不尽相同,要尽可能地扬长补短。这50年来,沈斌不断地琢磨此戏,从文本和技巧上不断改进此戏,为这个戏最美地呈现于舞台动足了脑筋。有意思的是,昆剧《界牌关》被演红以后,又被其他剧种吸引借鉴,成为很多武生演员意欲挑战的剧目之一了。

                                                  ——转自《上海戏剧》2010年第十一期